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偷心
偷心


  妙手偷香,可偷欲,可偷情,但万不可偷心。

               一、偷欲
  「这幺晚了还要出去吗?」杨欣穿着真丝睡衣,慵懒的躺在床上。正在回味
刚刚高潮的余韵,一个电话,却让她的好心情荡然全无,老公秦璐又要出去应酬
了。
  「没办法,老张约了打牌,不好不去,我可得靠他们那几位财神爷发财呢!
  乖,早点睡吧,我晚上不回来了。「秦璐温柔的抚摸着老婆杨欣的长发,不
禁看得痴了,真的好美。人说高潮后的女人是最美的,秦璐觉得这句话真他妈的
经典,起码他接触过的女人,都是这样。
  听着秦璐关门的声音,杨欣深深的叹了口气,刚刚的四次高潮,最后的潮吹,
让她已经筋疲力尽,然而,相比身体的满足,心却是空虚的。比起城市里的大多
数同龄女性,杨欣无疑是幸福的。三十几岁,正是女人如狼似虎的年龄,却有一
个每次都能满足自己的老公;在许多女人仍在拼命赚钱时,她却早就做起了全太
太;老公是省内小有名气的律师,工作体面,人又帅气,房子、车子、名牌衣服、
皮包,她什幺也不缺。但没有哪个人会嫌自己太好,都只怕不够。
  秦璐虽然每次都能够满足她,但他们在一起,除了做爱,几乎没有任何的交
集。秦璐为了开拓业务,一周中有四五天都在外应酬,三餐基本不在家里吃,有
时候晚上都不在家里睡,家对于秦璐来说,连旅馆都不是,杨欣有时候甚至想,
自己是否是个二奶?或许连二奶都不如,二奶还可以出去偷吃,作为正室妻子,
有一个近乎完美的老公,她连出去偷吃的资格都没有。
  「嗯……再深些……再大力些……就是这!」
  「噢!你太棒了!干我!打我,快!用力!」
  在城外的一栋豪华别墅里,一个女人趴在真皮沙发上,忘情的呻吟着。女人
穿着黑色红边的法官袍,黑色的丝袜,黑色的细跟女鞋,满头大汗。而她的身后,
秦璐正把他的阴茎深深的插入到女人的肛门里,两只手伸到前面,紧紧的握住女
人的乳房,大力的捏着。
  「骚货,这幺快就犯骚了?几天没被人操就难受了?你不是大法官吗?被老
狗插的不上不下难受了吧?」
  「是的,我是婊子,我是属于秦璐的下贱母狗,那个老狗永远也比不上你!
  噢……再快些……我要来了!「
  「婊子,你的骚屁眼还是这幺紧,噢!」
  两个人同时高潮了,而女人伴随着高潮竟然尿失禁了,尿得秦璐的腿上都是
她骚骚的尿液。
  秦璐一巴掌打在女人的屁股上,「快给老子清理一下!」
  女人不敢怠慢,转过身把秦璐还未软下的阴茎放在嘴里,将边上残留的精液
都一滴不剩的吃进嘴里。然后顺着秦璐的大腿,清理起她刚刚高潮的副产物。
  「你比起前几天更骚了!」秦璐看着趴在脚边的女人,笑着说着。
  这个女人名叫程丽,是中级法院的法官,也是一个神秘人物的私人情妇,当
然,也是秦璐的。
  程丽只有二十八岁,却已经被包养了十年。在她十八岁的时候,一个比他爷
爷还大的男人拿走了她的第一次。
  那个男人由于地位原因,并不常在程丽的身边,所以并不常做爱,加上年龄
的原因,所以就算在也是将她搞的不上不下。这些年来,对于程丽来说就像是在
炼狱煎熬一般。她不是没有想过偷吃,但成天关在这别墅中,她根本接触不到什
幺令她满意的对象。直到前年,她向老头子央求了好久,老头子才答应她让她去
法院挂个闲职,但程丽到了法院才发现,这里与别墅一样,只是更大了一些。所
有人都知道她的身份,没有人敢接近她,直到她遇到了秦璐。
  那是程丽到了法院三个月的时候,她实在是闲得无聊,就向立案庭要了一桩
离婚的案子。别看是一个二奶,但程丽并不笨,她知道老头子总有一天会离开她,
所以她一直在学习,对于被欲火煎熬的女人来说,学习、看书成了她唯一的乐趣。
她之所以能够到法院,也是因为她已经有了基本的能力。
  一般来说,离婚的案子很少闹到中级法院,因为案子都比较小,这个案子引
起了程丽的兴趣。男方是当地一个小房地产企业的老板,女方是一个四十岁上下
的女人,两个人名下均有数家企业,需分割的财产竟高达两亿。
  男方的代理律师正是秦璐,这是程丽第一次看到如此完美的男人。身高虽然
不高,但是看起来特别让人舒服,说话条理清楚,铿锵有力,让对方的律师哑口
无言,简直就是程丽梦中的白马王子。第一次开庭如何过的程丽已经记不太清楚
了,她一直在看,在幻想,幻想着秦璐巨大的肉棒,幻想着自己再他身下婉转承
欢。开庭结束后,秦璐走过来向她打招呼,程丽竟脸红的说不出话来。
  「我一定要把他搞到手!」程丽暗暗的想。
  然而事情并不像程丽想象的那幺简单,这个男人有家有室,也不缺钱,老婆
漂亮贤慧,真的不知道如何下手,更重要的是,他似乎也知道程丽的身份,几次
程丽想要主动去接触他都被他回绝了。
  终于,一次偶然的机会,让程丽发现了秦璐身上的大秘密。在那次开庭后的
调解庭上,程丽发现了很有意思的一幕。那个让他倾心的男人,竟然在不经意间
拉了一下坐在他身边的男方的手,而那个三十几岁正在离婚阶段的男人,竟然有
一丝的羞涩!
  程丽查出原来那个男人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总,姓张,秦璐总称呼他为老
张。老张偏好男风,喜欢被人爆菊,而秦璐为了能够接到更多的案子,成为了老
张的入幕之宾,而老张也为秦璐拉到了不少的案子。直到某天,老张的妻子发现
了他们的关系,愤而离婚。想想也是,老公出轨了,对手却是个男人,换成哪个
女人都是无法接受的。
  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程丽的威逼利诱使得秦璐就范,成为了她的胯下之臣。
然而在做爱中程丽发现,秦璐似乎对她的诱人身材没有太多兴趣,这时她突然想
起秦璐的秘密,或许他百花丛中独爱菊呢?
于是程丽变换了花样,偶尔还玩起了
制服诱惑,果然,秦璐心中的暴虐和残忍被她开发了出来,秦璐也越来越喜欢和
程丽做爱,只是从那之后,从不插入她的阴道,程丽也就只能用按摩棒来个双穴
同出,虽然有些遗憾,但比起秦璐的凶猛,程丽觉得这根本不算什幺。
  眼下的自己,程丽觉得就像是海上的孤舟,某天,也许就是明天,老爷子会
发现她和秦璐的关系,等待她的或许是死亡,但比起无趣的苟活,她宁愿享受眼
下的快乐,特别是偷的紧张和刺激,更让她沉迷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