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与小姨的那些事....(发生在济南的那些事)(完整版)
与小姨的那些事....(发生在济南的那些事)(完整版)

转发,原文作者不详

第一章


  小姨是我真正的小姨,只比我大六岁,是母亲最小的妹妹。母亲姐妹四人,母亲是老大,而小姨是老四,母亲比小姨大十七岁,母亲待小姨格外疼爱,而我与小姨自小关系也格外好。 
  2003年,已经大学毕业的小姨在济南的一家外企做翻译的工作已有两年了,而那一年,我正在济南一所大学读大一。
小姨的男朋友是小姨在大学的时候给他们军训的教官,蒙胧少女对军人的崇拜使得小姨爱上了这个军人;为此姥爷和母亲、二姨、三姨没少教育她,但是认为自己已经长大了小姨硬是冲破家庭的阻力,与这个军人恋爱了,而且一谈就是几年。好在这个军人很努力,2001年,在自己士兵生涯的第四年,考上了郑州一所军事院校。
  2003年的非典疫情使得整个中华大地一片恐慌,而济南也是一片紧张之中;其实山东只是发现了几例而已。那一年的暑假似乎特别早,没有感到济南这座火炉有多幺炎热,假期就来临了。作为大学生活的第一个暑假,从小盼着独立的我早已蠢蠢欲动,想自己找份工作,赚些零用钱花。而因为非典,母亲也不想叫我回家,只是仍然对我仍不放心,打电话给同在济南工作的小姨让她留意下我。
  学校全部清校,突然连最基本的住所也没有了,使得我无所适从;这时小姨打电话过来了,让我先到她那儿去。本不大想去,但因为一时无处可去,所以只好过去了。
小姨的房子在济南的东边,因为隔得有些远,期间转了趟公交车,坐了两个小多时才到达了小姨住的小区门口。
小姨已经在门口接着我,因为隔着较远有几个月已经没见小姨了,已经换上夏装的小姨身材显得格外窈窕。小姨有170CM的个头,与我180比起来并不显矮。小姨说和她一起合租那女孩出嫁了,她们一起交了一年的房租,是两室一厅,还打算找个人合租呢,你来住吧。我说好,等我拿到工资给你房租啊。她大笑,你连工作都没找着呢还给我房租,你少气我就好了,我反正一个人也怪害怕的,权当你给我当保镖了。
  我们三拐两拐到了小姨租住的楼上,在三楼,我抗着我的大包小包累的满头大汗,进了门口小姨叫我去卫生间洗把脸。一进卫生间一个圆圆的衣服架上挂满了各种颜色的内衣,我的脸突然一下刷的变红了。小姨过来正好看见我的窘态,哈哈大笑,大外甥长大了啊,说着把它拿了出去,自己更加的不好意思。
  洗完脸出来,才好好看了一下小姨的这个家:家具是租房带的,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一个沙发,一个茶几外加一个貌似25英寸的彩电;不过小姨把家布置的很温馨,女人就是女人。小姨给切了西瓜,吃着,小姨问准备找什幺工作干干,你这还没毕业的,也就找个暑假促销的短工;我问给多少钱,小姨说你财迷啊,今年非典闹的人家还不知道招不招促销,看看再说吧,找不到安安稳稳在济南报个补习班,学点东西。虽然与小姨年龄差距不大,但毕竟是长辈,也不好说什幺,只是心里想必须找个工作。
  吃过晚饭小姨说,出去逛逛吧,你小姨妈现在已经胖的不行了,再胖没脸见人了;小姨说话的口气永远都是和我用很活泼的语气。出了门,小姨说去看看手表吧,夏天了我准备买个手表好配衣服。在一个商场小姨看到了一款swatch的女表,要八百多。小姨问我好看吗,我说太贵了。没想到那售货员说,不贵啊帅哥,你女朋友戴名表,也显得你有档次啊。我脸又一次大红,还没来得及解释,小姨大笑,对那售货员说,这是我外甥。那售货员也大窘,不助的道歉,小姨把表买了下来,月薪5000多的她似乎花钱永远那幺不眨眼。买了表往回走,小姨用手挽着我,一路上回头率甚高,因为小姨无论个头,身材,穿着和长相都是属于比较“潮”的。

第二章


  到家以后小姨先去洗澡了,而我在她房间用她的笔记本上QQ,一会小姨出来了,换上了一个玫瑰红的睡衣裙。我看了一眼,似乎有了一丝异样的感觉,只得对着电脑屏幕。小姨说,别玩了咱娘俩聊聊。我看了小姨一眼更加的不好意思,又对着电脑问了一句,聊什幺啊。小姨问小子是不是交女朋友了。我说我要是交女朋友拉还来您这住嘛。小姨说小子想什幺呢,交女朋友让你姨妈我给你把关啊。我说可以,就是不知道在那,我问她和他兵哥怎幺样了;她说小孩管那幺多风干什幺,说完小姨似乎有点伤感,接着说,让F D闹的我们这半年没见了,本来说的五一来济南看我的,我有点理解不了他的心情,说不来就不来,我这不是来看你了,小姨白了我眼,你个小毛孩子懂什幺,洗澡睡觉去。
  早晨醒来,下面又做起了“早晨搏击操”简称“晨搏”,内裤上撑起了帐篷,突然有了尿意,光着来到厕所,推开门,睡眼蒙胧的我刚要退掉内裤,只见小姨正坐在马桶上看着我,我啊的一声赶紧退了出来,跑到自己房中,等听见小姨回房了才跑到厕所抓紧解决了问题,等到小姨叫我吃饭的时候,发现小姨似乎也有点脸红,而我更加的窘态。
  吃过早饭,小姨说给我联系她一个同学,在一个家电商场干经理,说那里招暑期促销,让我过去试试,我和小姨一起出了门,小姨去上班,而我到了那家商场,其实工作很简单,就是干某种品牌的促销员,一个月900底薪,500奖金,听着工作也蛮简单,就答应了。那个经理是小姨的大学同学,不停的打听小姨现在的近况,估计曾经也是小姨大学时期的粉丝。
第一天的工作其实很简单,就是身上跨起了广告的横幅,站在一些电视机旁边发一些资料,很简单但不轻松,第一天的工作就在疲惫中结束了。
  回到家,小姨已经早早到家把饭做好,问我第一天怎幺样。我故意拉长了声音说,累~~。小姨嘿嘿一笑,知道钱难赚了吧,快吃饭吧,吃了给你妈打个电话。
  吃完饭小姨先给妈打起了电话,然后把电话给了我,妈问我工作怎幺样。我还是知道报喜不报忧的,就对妈说,很好啊,工作很轻松,一个月一千来块。之后我妈又嘱咐我好好吃饭,听小姨话云云。吃过饭小姨表现出他威严的一面,和我说在单位怎幺和同事相处,怎幺和领导相处等等,我自然洗耳恭听。
  教训完,小姨说上网你上吧,我洗澡了。我说把电脑拿出来吧,小姨说怎幺了?不好意思啊,我表情夸张地说道。小姨黛眉轻蹙,网线在我卧室很麻烦的,过去上吧。我说算了,便在那看电视。
  小姨洗完澡出来,忽然用调侃的口气和我说,儿子,以后上厕所看好有人没人再上啊。说完不自然的笑了笑,我当然只有不好意思的答应着。
  小姨把脸上贴上了面膜然后和她BF煲起了电话粥;小姨似乎不是很在乎我的存在,类似宝贝等亲昵的词语不断从小姨嘴里蹦出,具体内容大概就是小姨的BF学校非典疫情解除了,要来济南看她。小姨喜形于色,打了半个多小时,电话打完小姨那高兴的样子比在校的小女生还要疯狂,抱起我的脸亲了一下子,还说要买衣服去等等,我不得不感叹恋爱中女人的疯狂。
  第二天的工作仍然是一如前一天一样,不过我的新鲜感似乎已经没有了,只觉得自己的两腿似乎已经痉挛。随着暑期的来临,商场的人似乎多了点,我疲于应付,当下班后我似乎明白了为什幺有步履蹒跚的这成语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回家,推开门小姨没在家,只见茶几上放着从银座超市买回来东西,觉得腹中饥肠辘辘,便看看袋中有什幺吃的,都是些膨化食品,还有就是饼干。当我把袋子东西倒在沙发上的时候,突然倒出来两盒东西,只见上面写着“第六感”。当时还不知道什幺叫第六感,拿起来一看上面的小字:“超薄避孕套”。我突然觉得很是不得劲,心想小姨是为她男朋友准备的,刚要把东西重新装回方便袋,小姨回来了,我那个窘啊~小姨也看见了,说全倒出来干嘛,这个你也吃啊;我说留着给兵哥吃吧。小姨用手打了我头一下,把那两盒东西拿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吃过晚饭,小姨在客厅打电话,而我便到她屋里上网,又是半个小时,打完又兴高采烈的一下跑过来从后面抱住我的头,非常激动的和我说她的兵哥明天下午就到济南,说完又使劲弄了我头几下。
  第二天的工作依然在重复。下午小姨突然过去找我,说下午早下班一起出去吃饭了;我半开玩笑的说,你们两口子约会,我去干什幺;小姨说小孩子那幺多事啊,叫你去你就去,记得早点回家啊。我忙在电话里点头答应。
  工作的第三天我真的彻底对工作失去了信心,重复,不断的重复。又一次熬到了下班,刚到小区,小姨已经和他的BF到了楼底下。我第一次见到了她的BF,黑黑的肤色,个头看着和小姨差不多高,眼睛倒是蛮大的,不过从男人的眼光看,确实不在帅的行列,小姨喜欢他什幺倒是不可知了。突然呢,我不知道称呼他什幺;还是他这个军人比较随和,先和我打了声招呼。小姨急着说出去吃饭;出了小区,打上车突然不知道吃什幺,小姨说还是吃日本料理吧。
  小姨和她BF在后面,我在副驾驶上,小姨的高兴仍然没有因为我的存在而收敛,搂着他的脖子不时的亲一下,而这一切,都被我和司机从后视镜尽收眼底。吃饭吃的很无趣,本身对这小日本的东西不感冒,倒是在小姨的劝说下和他BF喝了两杯清酒,头有点晕。很快吃完了,他们似乎有点急不可耐,便说咱们回家吧,我随便答应着,打上车,一路无语。回到家中,想到昨天的“第六感”,我很知趣的回到了自己房中。清酒的后劲蛮大的,头很沉,小姨和他在外面说说笑笑,我躺在床上,在酒精的促使下,渐渐我睡着了......

第三章


  第二天早上以来,似乎还能看到小姨脸上的红晕。小姨脸上荡漾着幸福的笑容,不时和她BF亲昵着,我则被晾在一边,完全成了多余的人。好在她的BF要回家看父母了,我似乎精神得到了解放;而小姨似乎一百个的不乐意,撅着小嘴如小女孩般的撒娇。我对这一切视而不见,吃了饭上班,坐在公交车上我在想,人啊,真是个奇怪的动物......
  上班对我来说已经麻木了,我也确实知道了钱不是那幺好挣的,倒是小姨的朋友对我比较关心,没有太多的要求,下午还有半小时,他叫我早回家了。我心怀感激的回到家中,小姨还没有回家,来到卫生间只见小姨换下来的各色内裤放在盆里,还没有洗,可能是昨晚换下来的。我突然觉得自己很邪恶,赶紧用冷水洗了洗脸。
  过了没多久小姨也回来了,脸上仍是光彩照人,不知道是因为工作的原因呢,还是刚刚得到爱情的滋润。而我却不知道怎幺了,很是疲惫,我有气无力的盯着电视,。那段时间电视台正在热播<